孝感文明网

通知公告:



孝文化名城

您的位置:首页 » 孝文化名城
人文遗韵话古桥 —兼谈桥村落名的来历

2019-01-09 09:36:39

 孝感地域广阔,南部湖乡河流纵横交错,桥梁更多。孝感民谚云:“三步两搭桥”、“百步两大桥”。这便是对南部湖乡地区桥梁众多的写照。据《县志》所载的著名古桥有六十余座。孝感以桥得名的村落多达十余处。有的桥因突出了我国建桥的古典风格而闻名遐迩;也有众多的桥蕴含有积善成德的厚重的民俗文化,或反映了古代官员的勤政爱民文化,还有些桥梁因为有美丽动人的传说使之具有厚重的人文景观的元素,而且还有众多的桥梁因桥名生辉。诚然文化是桥名的灵魂。孝感桥名所蕴含的文化是方方面面的,有佛教、吉祥、名人、驿道文化等,还有众多的桥名所蕴含的历史事件亦是这些桥梁具有悠久历史的鲜活的见证。

  我们所说的文化,有物质的、非物质的,物质文化如桥梁实体;非物质文化称为人文文化。以上所提及的,如建筑风格、民俗、勤政爱民、传说等方方面面,还包括桥名所蕴含的方方面面的文化,都是人文文化的元素;悠久的历史也是人文文化的范畴。正是因我市的古桥具有厚重的人文文化,故此她应该永远活在家乡人们的心中,这便是笔者撰写《人文遗韵话古桥》的初心。

  一、突出古典话名桥

  诚然西湖桥、理丝桥是孝感众多历史悠久且具有古典建桥风格的佼佼者。先说有“甲秀湖广”之誉的西湖桥。

  西湖桥在城西。正统己未(1439年),知县罗逸建。万历丙辰(1616年),京卫经历彭春华重建(见光绪《县志》)。可见建于明代的西湖桥已有五百余年的悠久历史。西湖桥是横跨西护城河与后湖相汇合处南侧的一座单孔石拱桥。拱的跨度4米,拱矢(即两拱脚连结线到拱顶的高度)即使在平常的季节,拱洞里可穿过载货的桡船。桥长50米(包括东桥头明月楼建筑),宽4米,桥上两边建有精制的互相对衬并列式的桥栏。一跨过河,中间无墩,桥栏、桥身、桥面均用石砌成。桥的拱石及桥身所用的青石,不是用灰浆砌合,而是用带有榫头、卯眼的石块拼接而成。不仅使桥体显得古朴美观,而且十分牢固,古人称赞此桥是“鳌鱼拱背横水”。桥东头建有明月楼,是形似城门楼的建筑,为西湖桥的过间楼。下层城墩为条石及城墙砖砌成城拱门。过门开阔,往来的行人车马从过道里可畅通无阻。上层是飞檐楼阁,为歇山顶三层的建筑。基本构造方式是以立柱和横梁组成的构架,层顶与屋檐的重量通过梁的材料传递到主柱上,墙壁只起隔断作用,而不承重结构部分,所以使南北两面开有并排门窗,四周有环绕廊庑,以便于游客眺望湖光景色。上盖琉璃瓦。明月楼建筑不仅结合严谨、牢固,而且又溶合了城门楼及楼阁建筑的特色,兼有两者的古典建筑风格,她与西湖桥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不仅使整座桥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而且显得恢宏壮丽。故此昔日的孝感耆宿称赞明月楼是“甲秀湖广”。清代邑人王梓《西湖雅集》有诗句云“西湖近城隅,危楼势矗矗。”直至清光绪年间,明月楼仍依然矗立。

  光绪《县志》载:理丝桥在“城东北十里,建于滚子河上,元时巫者李氏建。万历时知县彭(公)之轨重修。”可见理丝桥最初建于元代,比西湖桥的历史更为悠久。又据康熙《县志》载:理丝桥始建为单眼拱桥,明万历元年(1573年)重修,改建为三眼石梁桥,明天合四年(1624年)又重修,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知县梁风翔加修。桥长约十五丈宽三丈。桥两端倾斜为15度斜坡,桥面略成拱形。中间桥孔即使在涨水季节也可通过桡船。桥基则“以巨材壮其砥”,桥两头则以“巨石固其岸”,桥墩则以“青石横直叠砌”,桥面则以“青石并列铺之”,三墩矗立。南桥头左右分别以青石塑雕的大鳌各一头,鳌身并向,昂首凌空。涨水时,澴水倒流在桥下与滚子河之水交汇,“湍涧斯桥,氵毕  沸氵密     汨,驰波跳沫而无所溃。”可见经清代再次加修的桥不仅十分牢固,造型古典,而且又具有“鳌有荷重”的神话色彩,不愧为孝感的石梁桥的佼佼者(参见光绪《县志》梁风翔《重修理丝桥碑记》)。

  这果然是:精工巧艺传千古;突出古典话名桥。

  二、积善成德造义桥

  “孝感名区也,嵕山澴水,钟毓多义”(见光绪《县志》)。孔把“义”和“仁”、“礼”、“信”等并列,把“义”看作人的一大美德。《礼记·中庸》:“义者宜也。”行而宜之之谓义。故为了求“仁”有“舍生而取义者”,亦有舍财而取义者,亦有助人而取义者。孝感民谚云:“修桥补路,集善成德”、“吃水不忘掘井恩;过桥当记修桥德。”孝感人把捐资或募资所修的桥、所建的救济穷人的仓库,或为贫困儿童所兴办的学校,或为民众掘的井,分别称之为义桥、义仓、义学、义井,故此孝感的义仓、义学、义井等众多,其中义桥更是占全县桥梁数的绝大部分。

  位于三汊埠东西两河上有东王桥、南门桥,又合称这两桥为婆媳桥或婆婆桥、媳妇桥。东王桥又称东桥,位于东王湾(村)杨店河(东河)上,属五孔石拱桥,桥长55米,宽6.2米,高6米。昔日为三汊埠通往野潴湖区及闵集、马溪等集市的主要交通路桥。南门桥因紧连三汊埠南门楼而得名,位于浐川河(西河)上。为三孔石拱的石梁桥。桥长41米,宽5.4米,高5米。昔日是三汊埠通往涂店、高埠和县城的主要交通路桥。这两座桥均建于明代,是当地的婆媳两捐款所修建的桥,故又称婆媳桥。明代有一朝廷为官者,其妻乐善好施,夫妻回乡省亲,见到三汊埠市场繁荣,但因河道阻隔,四方赶集的人多有不便。丈夫返京回朝后,她便留在家中,拿出丈夫的俸禄,在三汊埠东河处建了一座五拱的石梁桥,大大的方便了东来西往的赶集的民众。后来丈夫退休后回乡和她一起安度晚年,其媳妇对他俩不仅十分孝顺,而且也乐善好施。她为了方便南来北往的赶集的民众,就在位于三汊埠南门楼的西河上,修了一座三拱的石梁桥。此后三汊埠便发展为一个繁华的集镇,称三为埠镇。婆媳俩便受到朝廷“义孝双馨”的旌表。至今这两座桥仍被群众称之为婆媳桥,而婆媳所居的村落仍被群众习惯称之为婆媳桥湾。

  积善成德所建的义桥,光绪《县志》所载的有严家桥(清代户部侍郎严琯捐建)、竹林港桥(清代里人张古溪捐建)、陡岗埠石桥(清代沈侍郎惟炳建)、王家桥、吴家桥(均由里人喻由俭建)等。还有众多义桥或见于民间传说或见于《碑记》或见于《族谱》。如:建于滚子河驼子岗渡口的石拱桥洪家桥,为清代富商洪士洛捐建;建于三汊镇彭家村杨店河上的六孔石桥彭家桥,为清代内阁中书乔用迁捐建;位于三汊埠高埠河上的三孔石桥,为一位高姓和尚化缘所建;位于肖港向罗湾澴河支流石桥为明代刘家法捐家产所建,故名刘家桥;位于陡岗横港澴河支流木桥张如之桥,为富户张如之所建;位于卧龙乡长湖湾画工桥,为木桥,桥身、桥梁、桥栏均用彩漆绘有鸟兽虫鱼、花卉、人物,形象逼真,精工巧致,故名画工桥,为清代时任广东白水县知县王近仁寄俸禄家乡所建,邑痒生王登庸有诗赞曰:“孤行四面水迢迢,余俸遣归架板桥。日炽雨淋能耐朽,传名犹记画工标。”还有廿余座义桥,不一一赘述。

  这果然是:流芳千古同向秀;积善成德造义桥。

  三、勤政便民修名桥

  古人云:“独木榷,累石倚,民其病,涉乎?”其意是:独木桥,步累石涉水,这是最不利民的现象(参见《光绪县志·桥梁》)。《周礼》载:春秋时,单襄公受周定王之令去宋国、楚国,路过陈国,见路上杂草丛生,川无桥梁,知陈国必将灭亡。又载:“乘传(驿车)事轮蹄者踵相至,肩摩而鲜踟蹰,往来者如履坦,所谓王道荡荡。”所谓“王道荡荡”是指所施仁政,普惠民众,则:国泰民安。故此古人认为修桥铺路是父母官勤政爱民的要务之一。据《县志》、《碑文》、民间传说孝感县的名桥为父母官所修的不在少数。

  且以蔡家渡桥为例:该桥是清康熙年间知县梁风翔所加修。他“知孝感县事,历任十年,百废俱兴。”所加修或新修的桥梁达十座之多。被百姓誉之为“惠民有术,勤政务实”(见县志)。其中所加修的理丝桥、傅家桥、蔡家渡桥,以通驿道;新修的仁寿、石平、石棚三桥,以便往来,这些都是孝感的名桥。

  蔡家渡桥位于澴河绕城西部八里许,建于澴河之上。澴水自迤北诸山触穹石,沿途冲击高大曲折的河岸,又冲刷曲流河道淤集所形的小洲,潺潺的河流,至蔡家渡,又冲击建于河上的石桥,使旧有的桥梁,“岁久渐圮。”去年水涨之时,批桥石墩,“涘 渚(两岸)之间,不啻涉于江而浮于海”桥被撤底冲毁。该桥是位于经府城至孝感城邑再通省城的驿道上。往来的驿马,官轿车马及商贾、赶集的行人众多,因桥被冲毁,他们要湾很远的路,致使“路修远以多艰”。他亲自带领民众,并且捐出自己的俸禄“出秩俸而资利济工期不超过三旬而竣工,而公旬之日,不逾三。”竣工之时,百姓请命:“我侯之明德远矣,是不可以无纪。”于是刻碑记之。

  此外他所修的石棚桥,位于孝感青山与白云山之间,“左倚绝壁,右蹑深渊,桥下巨石层叠、横亘弥河。”“工浩难遽举,且输运无从聚敛。”工程十分艰难。他不畏艰苦,身体力行,带领民众,并捐出自己的俸禄,“余亦薄出俸余”,“鸠工舁石(和民工一起抬石块),批其壅(凿去堵塞的巨石),通其沮洳(挖通低湿之地)。”终于建成了一座牢固的石梁桥,使往来者如坦途。明清其他知县勤政便民修名桥的事迹余不一一列举。

  这果然是:勤政便民修石桥;交口赞誉传口碑。

  四、美丽传说桥生辉

  桥梁不仅使江南水乡纵横交错的河道不再成为行路的障碍,而且她还是自然景观的元素。一个风景点,常常具有两种景观,即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相结合。原本平常的自然景观,如桥梁等,如果联系昔日的历史事件,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就会有一种“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的美感,这便是人文景观。孝感的诸多桥梁,都蕴含有一个或多个美丽动人的民间传说,包括故事或神话。这些传说顿时使这些桥梁熠熠生辉,身价百倍。且以娘娘脚印桥为例:

  位于朋兴乡舒郑家湾滚子河上有座石梁桥,人称“娘娘脚印桥”。传说昔日滚子河原是一条流水丰沛的大河,常年水流不断,河道很宽,有一条黄鳝修炼成精,时常变成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汉,常到河边背人过河,尤其是老人、小孩、妇女更是他帮助的对象,年长日久,被附近村民称为“黄善人”,他的这种几年如一日的行善的行为,感动了天庭的神仙王母娘娘,她打扮成为一个村妇,深夜来到河边,正要涉水过河,黄善人见之,即刻现身水面,将王母娘娘小心翼翼地背负过了河。王母娘娘更是由衰感动,到了对岸,王母娘娘现了原形,用拂尘一挥,使黄鳝成为正果,并命他为滚子河的水神;又拔出头上的金簪,使之变成了一座横跨滚子河的牢固的石梁三孔桥。她走到桥中间,双脚一蹬,便腾云驾雾飞回了天庭。天亮以后,人们突然见到了这座桥,大为惊异,又见到桥中间有一双金莲小脚印,顿时醒悟,此桥乃王母娘娘所造。这双脚印便是她双脚蹬桥升天所形成的。

  再以神牛屙屎成金所修的邹家桥为例:该桥位于三汊镇邹陈湾前的一条小河上。这座桥修在上通杨店,下通闵集,马溪河的一条官道上。邹陈湾以及河东的湾村,有众多的农民每天要过河耕种西岸的水田,也有众多的耕牛也要随着主人过河耕田。邹陈湾有一位行善积德的渔翁,他每天早晨布完了水下捕鱼的鱼卡后,便来邹陈湾渡口,义务撑船,将到对岸耕种的乡亲们及他们所牵的耕牛往来分批过河,使乡亲们不误农时,年年获得丰收。他知道耕牛是农民的宝贝,他在将耕牛乘船过渡时也格外呵护。有一天,有位陌生青年牵着一头老水牛在岸边,说是要过河帮助对岸的村民耕田。他热情地帮助青年将这头老牛牵上船舱,使老牛和青年在船上站稳后,便将船往河对岸撑去,不料,船行到河中间,老牛却屙了几堆牛尿在船舱。青年甚是不过意,渔翁却笑容满面地说:“牛粪是上好肥料,它可是农民的宝贝呢!”到了对岸,这位青年及老牛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渔翁大吃一惊,再见到船舱里的几堆牛粪,居然变成了几堆黄灿灿的碎金!他便招集附近的村民,用这些碎金,修建了一座牢固的长三丈宽九尺的三孔石梁桥。不仅大大的方便了南来北往的民众,也大大的方便了邹陈湾往来耕种的乡民。因该桥在邹陈湾附近故名邹家桥。后来才得知,这位渔翁数十年行善的行为,感动了天上的牛郎仙和金牛仙,他俩便变化为一个青年及一只老水牛,来到这里过河,便使老水牛所屙的牛尿变成一堆碎金,使渔翁有了资金修建石梁桥。

  这果真是:积善成德神感动;美丽传说桥生辉。

  五、文化——桥名的灵魂

  诚然文化是地名的灵魂,亦是桥名的灵魂。位于孝感地域的桥,其桥名形形色色、丰富多彩,不仅蕴含有厚重的佛教文化、民俗文化、名人文化、驿道文化的特色,而且还蕴含有厚重的移民文化及桥梁历史,是孝感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的佐证。

  其一、佛教于汉代传入我国。佛教教义的核心是宣扬人生充满了苦难,人们只有皈依佛门,才能得以解脱,进入极乐世界。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普(广)济众生,乃佛门振纲提领语也。孝感与佛教有关著名的桥名有二座,一座位于陡岗镇东边小河上的广济桥,为七孔石梁桥,为明末清初建;一座建于孝感复旦门外关厢东护城河(东壕沟)与澴河交汇处北,广化寺不远处,故名寺桥,又称广化桥、普济桥。广济桥为善男信女捐资而建;广化桥是广化寺僧化缘而建。光绪《县志》载:“广化寺在城东南一里,宋建。置僧会司于内。”故此传说广化寺桥为宋代所建是可信的。这两座桥的桥名所蕴含的厚重的佛教文化是显而易见的。

  其二、吉祥文化是我国民间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门。所谓吉祥,是反映人民所追求的美好愿望,也是国人追求不懈的人生重要的目标,我国人民的心目中,吉祥是福。我国民间有“五福”之说。即福、禄、寿、善、财。这也是过去中国人民生命的主要内容,成为人生幸福的总称,迄今仍影响着我国人民的生活、行为方式。就国家而言,国盛民强,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政治清明,天下太平,是统治者所追求的幸福内容。吉祥是中华民族千古永恒的热望和追求。故此,无论是地名(包括桥名),人名店铺名等,大多都款以吉祥蕴义而命名。如建于孝南开发区汤家老屋澴河支流河溪上的一座单孔石拱桥,长三丈六尺,宽九尺,南侧栏石上镌刻有“福禄桥”楷书。传说为清代所建的我地著名古桥之一。此外我市还有两处以“太平桥”命名的木梁桥。以上桥名其所蕴含的厚重的民俗文化是显而易见的。

  其三、还有众多的桥名蕴含有厚重的名人文化。如:位于杨店官家河湾附近的官家河上,有一座五孔石拱桥。是建于清代的古桥。该桥座落于孝感与黄陂两县交界处,为两县毗邻的湾村共建,我省著名的楚剧大师关啸彬是官家河人,原名官金庭。清末民初当地民间盛行一种“灯戏”(即花鼓戏后来的楚戏),逢年过节村村组织演唱,少年时官金庭跟着湾村组织的戏班子学戏,勤学若练,技艺日见提高。1935年元霄节,官河地方唱灯戏,在压轴戏《大访友》中饰祝英台主角,临场发病,班主心急如焚,小官自告奋勇代唱救场。他一出台亮相,斗水袖等微妙微肖的细腻表演便把观众吸引住了,他再亮出自己的洪润桑音,有板有眼的唱腔,便把观众慑服了!赢来了全场观众的热情喝彩。他这一次“一唱胜出,一鸣惊人”,轰动了乡里,便被留在专业班,并成为专业班的主角。那时候,人们认为“世上只有三件丑,王八戏子吹鼓手”,族里的长辈个个都反对他当戏子。他随戏班在汉口唱戏时,便将姓名改成关啸彬,“啸”含有鸣之意。此后他便成为我省的楚剧大师。1981年他去逝以后,家乡民众为了纪念他,便将这座五孔石拱桥命名为关胜桥。“胜”含有他在家乡唱戏一鸣(啸)胜出的含意。

  名人与城市(包括村落以及位于城市或村落的桥梁)都是相生相伴的。名人的事迹属于非物质文化的范畴。桥梁属于自然景观的范畴,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故此一个景点(例如桥梁),如果有名人的踪迹,或以名人名字命名(如关胜桥),则使这个景点跃然生辉,不仅极大地提升了这个景点的知名度,而且还会使这个名人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故此关胜桥所蕴含的厚重的名人文化是显而易见的。

  其四、还有众多的桥名蕴含厚重的驿道文化。我国自商代起已有陆路交通制度,在大道设铎站,备良马,传递官府文书,接应往来官吏和运输货物。宋代在马递步递之外又设置昼夜兼程的急递铺。孝感民谚云:“五里一店,十里一铺”,又有“十里一铺,五里一墩”。明清之时,孝感驿道发达。县城不仅位于京城幅射的南北干道之中,而且又有一条驿道东北连接襄阳南至广州。县域内有驿道贯通南北东西的不少集镇。

  孝感地域广阔,河流众多,故此建造在河流之上,贯通驿道的桥梁较多,其中著名的驿桥如蔡家渡桥、理丝桥、斗山铺桥、高埠桥等。还有不少的桥其桥名直接与驿道相关联,如位于朋兴乡郑崞湾南侧滚子河上的七里桥。它是经过县域的南北驿道,与通往县城的县域驿道的连结点上的桥梁,南距县城七里,故名七里桥。

  孝感“三关障其后,澴汉阻及前,形势巍焕,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自春秋以来,争夺三关,转战孝感地域的大小战争达60余次。如:春秋吴国伐楚、孙武兵夺三关,进逼汉水。唐朝黄巢所部两次飞夺三关,兵临义阳(花园镇附近)。明末李自成、张献忠义军,清代太平天国军英王陈玉成与捻军几十万人等,他们跃马三关兵临孝感县城;赖文光率捻军在孝感东北以及毗连县屯兵五百里,震撼清廷。孝感驿道,便是历代的兵家金戈铁马,转战驰骋必经之路,理丝桥、蔡家渡桥、七里桥等驿桥,亦是清代义军攻打孝感城邑必经之桥;此外昔日孝感驿道“车马辐辏出其途者无虚日,商畈归之视为利薮”(见光绪《县志》)。理丝桥、蔡家渡等驿桥,亦是南来北往县城贸易的商贾必经之路。

  故此以上驿桥所蕴含的厚重的驿道文化亦是显而易见的。

  其五、还有众多的桥梁,是孝感具有悠久历史的佐证。

  (一)从移民历史而言:我国历史上曾有过多次的中原人口向南大迁徙的历史,其中西晋末中原移民大迁徙最为著名。当时中原处于“五胡十六国”的混乱当中,为了避免胡人对汉人的大屠杀,中原贵族及土庶,以族为单全,扶携接踵,避乱江淮汉水流域。此外明初及清代,由政府组织的以家族为单位的“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以及“麻城过籍”孝感,亦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移民大迁徙。晋末以及明初清初,由于战乱,孝感地域人口锐减,故此孝感地域亦是这两次移民大迁徙的落籍之地。其中位于孝昌的义阳州,便是晋末移民大迁徙在孝感所建立的侨州。在这两次的移民大迁徙中,前者是以中原贵族及士庶以族为单位,后者是由官府所组织的以家族为单位,他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迁徙到孝感地域以后,便以族为单位建立了村落定居落籍。这便是孝感有众多以姓氏为地名的村落的来历。

  孝感有众多的以姓氏称名的桥梁,如孙家桥、洪家桥、彭家桥、邹家桥、刘家桥(陡岗、肖港各一座)、叶家桥、沈家桥、东王桥等,其得名的原因有二:一是位于某些以姓氏为村落名的附近;一是为某些以姓氏为村落的村落所建。故此这些以姓氏为桥名的桥梁亦是我国历史上所发生的两次移民大迁徙以及孝感是这两次移民大迁徙的落籍历史的鲜活的佐证。

  (二)位于小河镇地域的小河上有一座石梁桥,名为军民桥。据《地名志》载:“很早当兵的与当地群众在村前河上共搭建的一座桥故名。”

  军民桥的命名与明代的都司卫所军役制有关。明初在京城和全国各地设有都司卫所。一府设所,数府设卫。每卫设前后中左右五千户所。大约五千六百人为一卫,一千二百二十人为百户所。每百户所领总旗二(五十人为一总旗),一总旗领小旗五(十人为一小旗)。各卫所皆由各省的都司分别统辖。都司卫所的任务是对外防止侵略,对内维护治安。其军官多世袭,其兵亦父子相传。在其守御的地方,以小旗为单位,便形成了以“营”、以“军”称名的村落名。如花西有老营湾、军刘(湾)等;又如任邵白(湾)便是最初军营到此守御落户,任、邵、白是10旗900户之三户。“军民桥”是该地安营守御的几个小旗,与当地村落的百姓共建的一座桥梁故名。后来所形成的一处村落军民桥(湾),亦是因桥得名。

  从“军名桥”的得名,不仅印证我县曾是明代都司卫所军役制的执行地,而且亦是这座桥梁具有悠久历史的鲜活的佐证。

  (三)我国建桥有悠久的历史。《诗经·大雅·大明》:“亲迎于渭,造舟为梁。”“西周初文王为迎亲,用船在渭水上搭上浮桥。”《尚书》:“略徇(小木桥)广善也。”又云“废圮溪(等待)新也。”发十一月徒杠(供步行的小桥)成,十二月舆梁(桥梁)成,可与从政矣。”可见西周时,便以建桥便民者,作为考核地方官吏的政绩。从山东南汉墓画像石刻的一座桥下两个带斗拱柱子的石梁桥,以及《水经注》所载,晋初河南洛阳一座石拱桥,可证在汉晋我国所建的石梁桥木梁桥及石拱桥十分普遍。

  孝感亦有悠久的建桥的历史,这可见于民间传说及史书记载。

  孝感光绪《县志》载:“孝昌东于青山、白云之间有梅桥焉,又曰石棚桥。”所谓石棚,实际上是石盖起的石洞(空窦)。原始时代,石棚是一种生殖崇拜的象征;到文明肇启,石棚转化为“高禖”。《通典》载:“周代就以太牢祀于高禖,自汉武帝以后历代,高禖置于京城南郊,典礼隆重。”《史记正义》引《括地志》载:“征在(颜氏女,孔丘之母),生孔子空桑之地,今名‘空窦’,在鲁南。山之空窦中无水,当祭时,酒洒以告,鲰有清泉(有小泉),自石门出,足以周用。”可见古代“高禖”象征生殖和婚姻。石棚内部相当宽裕隐蔽,是男女合法“野合”之处。古人在石棚“野合”之际不仅在高禖(石棚)前举隆重典礼,野合后还要用清泉作清洁卫生。古代石棚遗迹较多。孝昌东于青山、白云山之间便是一座原始时代的石棚(参见《建设“中华孝文化名城”国际研讨会论文·孝感石棚——孝文化的一处源头标志》作者:张良泉)。古代这处“石棚北达长安,南联省会,西近牛迹山,左倚绝壁,右蹑深渊,横亘弥河”(见光绪《县志》),古人便在这里建了一座石拱桥,名曰石棚桥,又曰梅桥。民间认为古人之所以在这里建石棚桥,是为了便于青年男女来此举行隆重的高禖之祭(典礼膜拜婚姻之神),故此石棚桥又有梅(禖、媒)桥之称。民间传说石棚桥最初建于汉代。由此可见石棚桥不仅蕴含有古老的“野合”婚姻习俗文化,而且其所具有的悠久的桥梁历史是显而易见的。

  此外,孝感地域始建于宋代的桥梁还有二处,即广化寺桥、圆明寺桥。光绪《县志》载:“余惟此,一桥(即圆明寺桥)也,创之于宋。”蒙古人是马背上的民族,故此元代所建的桥,大都是桥两端倾斜状,以利快马驰骋。故此,理丝桥可追溯到元代亦是可信的。

  这果然是:桥名因文化生辉;文化乃桥名灵魂。

  桥是土地与土地的连系,桥是河流与道路的爱情,桥是船只与车辆点头致敬的驿站,桥是乘船者与步行者挥手告别的地方。当代诗人艾青的《桥》隽永悠扬,系中国新诗的经典。家乡的桥啊,她所蕴含的人文遗韵,是永远的一抹乡愁!(孝南区人民政府责任编辑:周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