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文明网

通知公告:



道德模范

您的位置:首页 » 道德模范
张望安 : 一位七旬老人半个世纪的坚守

2014-12-17 10:58:51

 

一位七旬老人半个世纪的坚守
张望安.JPG 
他说,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要坚守在岗位上一天,不让村里集体财产蒙受损失。
几十年如一日从未懈怠。即使现在身患肝癌晚期、心脏病、肺气肿等多种疾病,也要坚持每天晚上去泵站看守。他就是孝昌县陡山乡金鸡坡村76岁老人张望安。
义守泵站57年
已经76岁的张望安老人给人的感觉还是精神矍铄,朴实热情。1957年,施家咀泵站建好之后,由于位于几个村的交界处,环境很复杂,又无人看管,设备零件经常被盗,遇到抗旱灌溉时经常耽误事,这让张望安又气愤、又窝火。当时生产队决定在村里挑选8位年轻小伙担当守泵重任,他由于人缘好、水性好且对机械操作比较在行而入围,那一年,他19岁。57年过去了,当初一起守泵的伙伴有的去世,有的调离,只有张望安一直坚守在此。“泵站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泵站。”金鸡坡村村支书刘汉波感慨地说。
初守泵站,张望安与伙伴们风餐露宿,睡在岩石下面,吃在简易锅灶前。1978年,由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接替人,张望安不顾家人的反对决心以泵站为家。在村里的帮助下,他在泵站旁盖了一间小瓦屋,种地之余,开始担负起泵站的维修和看管工作。
金鸡坡村属典型的“旱包子”、“水尾子”,施家咀泵站承担着6个行政村、6000多亩农田的灌溉任务。他平时勤加养护,泵站的各种设施至今保持良好,一到抗旱季节就能抽水插秧、引水浇地。57年间,泵站的柴油机经过了三次升级更换,其中1989年更换的55千瓦电机延用至今。    
57年里,张望安每天守护着泵站,走亲访友一定当晚赶回来,连大年三十也是吃过年夜饭就匆忙离家回到泵站,留下妻子和四个孩子守望新年的钟声。孩子小时,他是家里的主要劳力,既守泵站,又抽空种田,儿子结婚,女儿出嫁后,张望安也老了,他自感难有精力兼顾看守泵站和种田,就把家里的田地让给别人种,换得维持生计的口粮,他则一心一意地守着泵站。他与妻子李胜华结婚是在建泵站的两年后,虽然泵站与他家不过两里路,但这些年,他与妻子却如同分隔两地。妻子李胜华身体不好,但为了支持丈夫,仍时常送饭菜前来,面对通情达理的妻子,歉疚的他在泵站边的菜园里种了些妻子爱吃的果蔬。
在泵站前的小屋里,最值钱的就是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除此之外就是养护泵站的工具。床上铺垫着的是一块用帆布缝制的旧布和一块54年前他结婚时的旧床单,床单上七形八状的补丁无言地诉说着这位守泵者的清贫。以前小屋的瓦房漏雨漏风,2011年,在省委开展万名干部进万村入万户活动期间,市委宣传部不仅给泵站换了一台新的变压器,还帮他翻修了小屋。
两个绰号背后的故事
村里人都知道张望安有三个名字,除了本名外,还有“马达”、“鬼脑壳”两个绰号。而这两个绰号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1965年夏天,花园区准备抽水抗旱,60匹的柴油机却启动不了。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张望安不用马达,徒手摇开了柴油机。在场的群众无不惊奇称赞,当时的区站长张福元也竖起了大拇指,称赞张望安为“马达”。后来,区里开会表彰劳动模范,张望安还捧回了一张奖状。    
“马达”是对张望安血性方刚的称赞,而“鬼脑壳”这个绰号的背后显示的则是他忠于职守的胆量。施家咀泵站面朝余河背靠小山,地处陡山乡和花园镇交界处,四周坟墓聚集,杂树丛生,白天人烟稀少,晚上更是阴森可怕,而张望安却偏偏在此安家,村里人说他是与鬼魂打交道的人,“鬼脑壳”称号由此传开。    
    居住期间,常常有一些危险的动物前来“拜访”。碗口粗的大蛇也有关顾,让人毛骨悚然。“这还不算什么,上世纪60年代,附近时常有狼出入。”张望安回忆说,有天半夜里,他正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房瓦上有响声,开门一看,只见一只大狼正在屋顶上扒瓦,另一只大狼犬坐于屋前。张望安立即跑进屋,提着放在床边的大斧头走出来一声怒吼,吓得两只大狼立即转身逃去。直到现在,张望安睡觉时床边还会放着一把斧头。  
虽然遭遇过不少险情,但张望安称自己从来就没害怕过。 
“赢得了大家的尊敬,这是他最大的财富。”
“说起老张,不能细说,细说让人心里难受。”金鸡坡村村支书刘汉波拍着胸口,双眼噙泪地说,张望安为群众守着这个泵站,却从没有向村里提出任何要求,村里为其义举感动,分田到户时,每月从村集体资金里抽出点钱给张望安补贴生活,但是2004年税费改革后,村里经济很困难,便取消了这些补助,仅过年时送去几百元钱和少许米油慰问一下。他不图钱也不图名,图的就是守护好村泵站的那一份责任。  
张望安笑着说,他也提过一次要求。那是1978年秋初抗旱时,张望安感冒发烧。当时上游水库好不容易开闸放水,泵站的阀门却怎么也打不开,眼看贵如金子般的水没法抽上来,花园区区长黄平安不得不找到卧病在床的张望安。张望安一口答应,但也提了两个要求:“下水后如果感冒加重,报点药费;买两瓶二锅头。”黄当即应诺。张望安来到河边,猛灌几口二锅头,钻进水中,憋气近一分钟潜到水底阀门前,很快就启动了水泵。  
   之所以能够坚持守护泵站这么多年,张望安认为这是他的能力,也是他的愿望。在农村,泵站设备被偷是经常的事。为了守护好泵站,张望安经常下河捕鱼分给泵站周围的村民,他们来了张望安总是热情招待,一来二去大家就成了朋友。“这就是我与周边村民做朋友的能力。为集体的事业做些事情是我的心愿,群众相信我才把泵站交给我,我就得负责,所以我二弟为我在武汉谋到好工作,我都没去。”张望安说。  
张望安和妻子住的那个家,还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瓦房,屋子十分简陋。当村里的人纷纷外出打工,用赚回的钱盖起了楼房时,他并没有羡慕,觉得自己有儿有女,村里还给我办了低保,知足了。
“我总跟人说,大家都在赚钱,谁也没有张望安发的财大,他赢得了大家的尊敬,这是他最大的财富。”村支书刘汉波和村主任陈少平异口同声地说。
“不选好接班人,我死也不安心!”
一年又一年,57个春秋过去了,如今年老的张望安有个难解的心结:谁来担当自己的接班人?  
今年正月里,村里开群代会,张望安表达了自己的忧虑:“泵站虽小,也能发挥大作用。如果我死了,谁来看护泵站?希望村里能物色合适的人选,如果不选好这个接班人,我就算死也不安心哪!” “要接这个班,起码得符合三个条件:能跟泵站周围几个村的村民搞好关系,有胆量,不爱财。”张望安把这三个条件一连重复说了三次。一席话,令在场干群感动不已。  
相信经过张望安这位七旬老人半个世纪的坚守,他的心愿一定会实现。